“黃牛改良”幫助西藏農牧民走上致富路
發布時間:2019-09-28作者:史波濤來源:首都建設報

北京首農食品集團履行國企責任,發揮領跑全國種公牛育種科技優勢,連續18年持續派出核心專家團隊,通過任職援藏干部、與當地政府機構合作、參加行業志愿團體等途徑,為西藏提供優質奶牛冷凍精液和黃牛改良技術服務。為當地提高奶牛繁殖率產奶量,為藏區農牧民脫貧致富奔小康貢獻科技智慧和力量。


每年七八月,西藏自治區白朗縣噶東鄉白雪村的旺堆都會翹首期盼北京來的專家——他們帶來的黃牛改良技術,就是牧民脫貧致富的希望。


張新慧是首農食品集團旗下的三元種業所屬首農畜牧奶牛中心的育種專家。奶牛中心自2001年受邀進藏開展黃牛改良技術服務起,張新慧和志愿團隊堅持每年進藏,所到之處都是海拔5000米左右的農牧區。團隊成員克服強烈的高原反應,日常離不開氧氣和丹參滴丸。但他們克服困難,進藏服務至今堅持了十八年。“盡快幫助西藏農牧民脫貧致富實現小康生活,這是首農食品集團、我和團隊成員以及廣大奶牛科技工作者的初心和使命。”張新慧這樣說。


為什么要“黃牛改良”

西藏的牛種改良始于上世紀七十年代,“早期的改良技術手段原始,母牛受胎率沒有保障,易感染傳播疾病。”張新慧說,直接引進好品種的母牛進行配種改良,牛進藏也會有高原反應,死亡率能高達50%。

本世紀開始,首農食品集團的專家們把牛種改良的技術方向轉向西藏本地牛種。本地黃牛適應當地嚴酷的自然環境,容易接受粗飼料,抗病力比較強。但本地牛種在產乳、產肉方面都不盡如人意。“黃牛改良”就是改變本地黃牛的品質,在保持原有優良性能的情況下,提高產奶、產肉等性能。


十八年來,首農食品集團專家團隊在拉薩市當雄縣應用野血牦牛凍精改良家牦牛累計超過5000頭。其中應用同期發情結合“直腸把握法”人工授精技術,在2010年一次性用野血牦牛凍精改良家牦牛3000頭,創造了牦牛改良史上的“吉尼斯紀錄”。

近幾年,北京專家服務組在黃牛改良技術上再進一步,用娟姍牛凍精改良奶牛,改良后母牛所產牛奶的乳脂和乳蛋白含量高,非常適于藏族同胞制作酥油和奶酪。而且由于改良母牛體型較小,對高原缺氧環境適應性強,成為深受農牧民歡迎的重要牛種。

手把手教“直腸把握法”

2019年八月上旬,首農食品集團的專家團隊照例到西藏進行黃牛改良技術服務。團隊成員、奶牛中心專家薛建華說:“每次入藏,我們都會帶很多物資,其中主要是凍精、獸藥。我們還要帶一具母牛生殖系統的標本,這是我們的教學道具。”原來,黃牛改良技術的應用,必須配合操作。為讓當地農牧民接受、學會,奶牛中心團隊經過不懈探索,研究和推廣一種操作手法“直腸把握法”。


西藏地區規模化養牛數量不大,多數是以家庭養牛為主。“黃改”的效果大家都接受;可“黃改”過程中,誰家的牛也舍不得給當地“黃改員”練手。所以“黃改員”練習機會少,技術掌握較慢。薛建華說的教學道具,就是讓“黃改員”“仿真”學習用的。

為了推廣黃牛改良技術,首農食品集團的專家團隊每到一處,不僅準備有詳細分解圖的投影課件,還有手繪的直腸把握法輸精剖面示意圖讓學員傳看。而且專家們利用培訓教具,手把手教當地畜牧獸醫和技術人員“直腸把握法”。這樣能提高培訓效率,更好推廣技術。

白雪村的旺堆就是“黃改員”,他好幾年前接受過首農專家服務組的培訓。旺堆如今可以熟練掌握“直腸把握法”,他自家養的奶牛基本上都能按時正常受孕懷胎。旺堆還為鄉親們提供技術服務,帶動周邊農牧民接受新技術,改良后母牛產奶數量質量提升,讓農牧民感覺自己“正走在致富路上”。

“養牛抓兩頭,前頭是喂,后頭是配;有奶沒奶在于配,奶多奶少在于喂!”這話形象地道出奶牛養殖中配種環節的重要性,只有懷孕生殖的母牛才會源源地產出奶汁。在西藏,農區養奶牛,牧區養牦牛,幾乎所有農牧民家里都會養著少則一頭兩頭,多則十幾二十頭牛。牛奶除了自己食用,多數都會制作奶酪、酥油等出售,這些奶制品是藏民家重要的經濟來源。


技術服務中,張新慧總能遇到一些七八年不懷孕的牛,“因為牛沒懷上,喂養就不太上心,牛的體質受影響,形成惡性循環。”張新慧說,一頭母牛一年消耗飼料大約合5000元。如果母牛產下小母牛,小母牛落地就能賣5000元,飼料成本就收回了。牛奶銷售,還能再有收入。母牛定期受孕生產,農牧民一年收入就能近萬元。農牧民肯定都希望自家牛定期受孕生殖產奶。

首農食品集團的專家團隊也因此很受當地農牧民的歡迎。他們每到一個村莊,農牧民都會把自家的牛牽來,讓專家給診斷下牛是否受孕?或者讓專家給牛進行人工授精。而張新慧他們則抓住時機,同步指導教授當地“黃改員”。

奶牛中心的專家團隊至今已累計開展直腸把握法輸精技術培訓85場次,培訓藏區“黃改員”兩千人次以上。骨干“黃改員”熟練掌握技術,為養殖戶義務診治難孕牛超過800頭,解決了部分農牧民長期飼養空懷牛的難題。

技術傳授要靠短語和手勢

2019年八月的一天,張新慧他們在聶日雄鄉“黃改”點完成了七頭牛的檢查,時間已是中午。獸醫站的同志打來酥油茶,煮了藏雞蛋,拿出糌粑,而張新慧他們拿出餅子、茶蛋、榨菜、老干媽醬,大家坐一起邊聊邊吃,午餐就這樣“對付”了。實際上,整個進藏服務周期內,專家志愿者們基本都是這樣簡單的餐食。


多次和張新慧一同進藏服務的吳勝權是胚胎移植專家。他記得2012年他和張新慧、薛建華一起進藏服務,有天行進至帕里高原遇到天氣突變,只能就近住到大車店。“里面沒有任何設施,就一大通鋪。我們也沒法講究,拿出睡袋就擠在大通鋪上睡。半夜里還能聽到呼嘯的大風。”

路遇泥石流,車輛爆胎……這些驚心動魄的經歷,在吳勝權淡然的講述里似乎都不算事。“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其實不算什么,與藏民交流的困難才真正困惑我們。”隨著“黃改”區域擴大,北京的專家們越來越深入遠離城市的農牧區,農牧民不能用漢語交流,這給技術服務帶來很大困難。

首農食品集團的奶牛育種專家們,硬是整理出有一百多個專業詞匯和短句的藏語發音表。在技術輔導時用手勢加上一兩個藏語詞匯,他們就能馬上讓現場氣氛融洽,養牛戶可以簡單互動,“黃改員”也能更快地學習。


首農食品集團在西藏進行的黃牛改良技術服務,沒有上級規定的硬性任務指標,但本著技術服務幫助西藏農牧民脫貧致富的初心,北京專家團隊主動設計出完整的工作體系,自覺地按科學方法執行任務。他們開發了奶牛建檔立卡專用軟件(奶牛登記系統);印制出配有技術示意圖和藏文化吉祥圖案的漢藏雙語的科學養牛張貼畫做科普宣傳;為查出的病牛免費施藥治病;為愿意體驗新方法的“黃改員”贈送專用手套,為少數成熟“黃改”點贈送內窺鏡和凍精細管剪刀……

至今,由首農食品集團專家團隊組織實施的西藏自治區農業綜合開發黃牛改良項目,在拉薩市和日喀則地區已經改良黃牛(奶牛)12萬頭以上,為西藏奶業發展,為西藏農牧民脫貧增收做出巨大貢獻。

產奶100斤增收1000元

隨手不離決明子茶,室外墨鏡不離眼,這是張新慧進藏的“標配”。他是北京第五批援藏干部,2007年至2010年在日喀則地區幫助建設了良種奶牛場。援藏并持續12年進藏開展技術服務,張新慧的右眼先后經歷了三次白內障和視網膜脫落手術,至今還有脈絡膜滲出后遺癥。為了技術服務西藏黃牛改良,張新慧仍堅持每年入藏服務。他說:“只要身體允許,我每年還要再上高原,因為那里的農牧民養牛致富需要我和我的團隊提供技術保障。雪域高原的工作經歷也是我人生的一筆寶貴財富。”


“黃牛改良技術推廣后,每提升100斤產奶量,大約能給農牧民帶來1000元收入增長。特別是近幾年我們推廣娟珊牛凍精改良本地黃牛,牛奶乳脂率比較高,很適合西藏農牧民制作酥油,更受到當地農牧民的歡迎。”張新慧舉聶日雄鄉番孔村阿旺家為例,5頭產奶牛每天能賣一坨酥油30多元,幾天賣一桶奶渣100元,兩項奶產品一年大約收入兩萬元。“這個收入在當地算致富農戶了。所以說養牛是可以幫助農牧民實現脫貧致富奔小康非常重要的路徑。”

汤姆现在的网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