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必居:600年滄桑演變的飲食文化標簽
發布時間:2019-09-29作者:劉振 劉亞楠來源:中國食品報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有著近600年歷史的六必居曾盛極一時,也飽經風霜。危難時刻,《中國食品報》一篇調查報道挽救了六必居等一眾京城老字號,在政府部門的支持下重新煥發了生機。

進入新時代,六必居通過改制、股份制改造,在經濟改革的大潮中得到了飛速發展,百年老字號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如今,六必居博物館即將開業,藥食同源食品、有機食品、特色食品不斷面市,特色餐飲文化體驗等新業態不斷推出,六必居正在向健康理念要轉型,向堅守初心要品牌,向科技創新要發展,更向著全面實現“打造國內領先的調味品制造服務型企業”的戰略藍圖穩步邁進。


六必居老店重張開業

老北京難忘的味道

六必居始創于明朝正統元年(1436年),經過數百年的滄桑演變,已經成為北京不可或缺的飲食文化標簽。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北京生產醬腌菜的企業有40多家,但沒有統一的質量標準,各家均遵從各自的質量要求。為保證產品質量,六必居由總掌作一人指揮,各環節有明確的工藝規程,工人按規程進行操作。

但是在解放前夕,醬腌菜行業面臨著原材料短缺、資金不足、顧客購買力下降等困境。醬腌菜行業老字號都無法再堅持固有的生產準則,質量每況愈下。周而復始,惡性循環。許多曾經一度熠熠生輝的金字招牌逐漸黯淡無光。六必居也由于資金無法周轉,經營十分困難,資不抵債。

新中國成立后,國家本著保護民族產業和滿足人民生活需要的原則,對六必居采取政策扶持,提供貸款幫助六必居還清債務,支付店員工資。此后,六必居的生產經營情況逐漸好轉。

1954年4月,北京市政府選擇大有糧店、稻香村食品店、同仁堂國藥店、六必居醬園等10家較大并具有傳統特色的食品店,用國家投資的方式進行公私合營試點。在完成公私合營之后,北京的醬腌菜行業整體煥發出勃勃生機。可惜好景不長,1959—1962年的3年困難時期,由于糧食減產,市場原材料供應緊張,以蔬菜、大豆、面粉為主原料的醬腌菜行業受到不小的沖擊。這一時期,小咸菜也需憑票購買,這也是親歷過那個困難時期的老北京人難忘的記憶。

本報調查挽救六必居走出低谷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北京的醬腌菜行業開始復蘇。

1988年4月,北京市醬菜食品工業公司成立,為加強經營管理,把六必居醬園分為南、北兩園。北園以生產經營傳統風味醬腌菜為主;南園依靠引進設備技術,以生產醬腌菜罐頭食品和制醬為主。

六必居南園廠區的興建,與1984年剛剛創刊不久的《中國食品報》的一份調查報告有著緊密聯系。《中國食品報》向黨中央報送了第1期內參——《瀕臨絕境滿目蕭條 北京六必居醬園亟待搶救》,中央領導僅隔一天就作出了重要批示。北京市委接到批示后召開兩次常委會作出決定,立即幫助六必居解決存在的難題,并很快形成了一個搶救六必居等京城老字號的高潮。

老字號向健康飲食謀新生

1986—1987年,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國家投資2000萬元為六必居醬園興建新廠,并從日本引進罐裝生產線和軟包裝生產線,還陸續建起一批新的原料基地。有了精挑細選、保質保量的原材料,六必居迅速恢復了很多已經斷檔多年的傳統經典產品。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費者對于食品的健康安全要求不斷提升。六必居為了順應市場需求以及消費者不斷進步的健康飲食理念,制定出了“低鹽、低糖、低色、微酸”的生產目標,開發出很多新品種的淺漬醬菜。

六必居始終以營養、健康、便捷為飲食研發的主導方向,以服務渠道、服務模式上的創新為統領,最大限度地實現客戶需求與制造過程的有機融合。低鹽(麻仁金絲)、休閑即食(休閑菜心)、營養(芝麻醬)、健康(果味醋、醋)等功能食品,黑蒜、黑蒜醋等藥食同源食品,醬油等有機食品,精制米醋等特色食品的研發和銷售,標志著老字號六必居向產業鏈、價值鏈中高端闊步邁進。

全面提升中華老字號品牌影響力

伴隨著六必居博物館的即將開業,“六必居”品牌將迎來全新的發展歷程。

六必居總經理武保華表示,邁入中國調味品行業領先企業行列,是全體六必居人的共同初心,也是時代賦予六必居的全新使命。“我們號召所有老字號企業,尤其是調味品企業,進一步挖掘深厚的歷史底蘊和內在的文化價值,更好地展現老字號深厚的文化積淀和精湛的傳統工藝,并注重兼容并蓄具有時代特征的新元素,將文化創意融入產品,全面提升中華老字號的品牌社會形象與影響力。”武保華說。

武保華表示,六必居將不斷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企業提質增效轉型升級,升級產業結構、提升品牌核心價值、提高市場營銷水平、構建高效管理體系,實施創新、聚焦、優化、品牌、人才五大工程,使“六必居”成為安全健康食品的生產者、優質品牌的聚集者、行業標準的制定者,并全面實現“打造國內領先的調味品制造服務型企業”的戰略藍圖。

汤姆现在的网址是多少